京津冀城市群

编辑:农民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9 04:33:30
编辑 锁定
京津冀城市群包括北京天津,以及河北保定张家口秦皇岛唐山石家庄廊坊邢台邯郸衡水沧州承德共13个城市,区域面积占全国的2.3%,人口占全国的7.23%。
中文名
京津冀城市群
城市数量
13个城市
人    口
占全国的7.23%
面    积
占全国的2.3%
知名高校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

京津冀城市群发展模式

编辑
京津冀城市群“点”的发展即以核心城市和次中心城市等为主
京津冀城市群 京津冀城市群
要“节点“,统筹发展;“轴”的发展就是城市群内外主要交通走廊和产业带的发展。“点”的具体发展构想是采用“2+8+4”模式,推进城市群“节点”城市发展,即推动两个核心城市、八个次中心城市及滨海新区、通州顺义、唐山曹妃甸等新兴城市的发展;“轴”的发展构想是以京津冀城市群各城市之间的主要交通线以及沿交通线分布的产业带和城市密集带构成的。“轴”的发展将以中关村科技园滨海新区等高新技术产业为依托,以快速综合交通走廊为纽带,促进通州、廊坊、滨海新区城市群主轴的发展;以滨海临港重化工产业发展带和渤海西岸五大港口为发展核心,促进秦皇岛市、唐山市、天津市、沧州市沿海地区城市发展带的快速发展。[1] 

京津冀城市群主要问题

编辑
京津冀城市群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两方面。一是京津冀城市群经济发展整体水平有待提高。京津冀城市群的经济总量比较大,但反映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远低于长三角和珠三角;二是核心城市对区域发展的带动作用不明显。京津冀两大核心城市并存,低等级城镇数量过多,中等城市偏少。其中北京市的城市功能、技术和产业已开始向周边地区扩散;天津由于作为北方经济中心的发展和滨海新区的开发建设,在一定时期内极化作用正在增强;河北8市等次中心城市经济实力不强,与京津两市的发展水平差距显著,接受核心经济辐射能力有限,使城市群边缘地区很难分享中心城市的发展成果。[1] 

京津冀城市群城市定位

编辑
京津冀整体定位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三省市定位分别为,北京市“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天津市“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河北省“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2] 
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在于定位准确,各城市应该充分利用各自的比较优势,错位发展。京津“双核”城市应定位于引领区域、全国及国际竞争的经济实力和辐射功能;8个次中心城市应按照各自的比较优势和城市群区域一体化原则,承接京津的辐射,疏解京津过于集中的城市功能;积极推动滨海新区、通州、顺义和曹妃甸等新兴城市发展。[1] 
国家首都、政治文化和国际交往中心,国家科技自主创新中心,现代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高科技研发业发达的国际大都市。
我国北方经济中心,北方国际航运中心,现代物流中心和世界级现代制造业基地、重化工产业基地,服务业发达,环境优美的国际港口城市。
京—保—石现代制造业产业带上的重要节点城市,京津冀城市群现代制造业产业、华北腹地经济发展的领头羊,疏解北京城市功能的次中心城市。
京津塘产业带上的主要节点城市,京津高科技产业生产基地,服务业发达,环境优美的旅游会展城市,疏解京津城市功能的卫星城市。
我国北方重化工产业基地,京津冀城市群主要重工业产品和能源供应基地,石油、铁矿石运输枢纽城市。
京津冀滨海临港重化工产业带南部节点城市,以石油化工、盐化工为主的重工、化工产业基地,公路、铁路枢纽城市,冀中南、晋陕蒙部分地区最经济、最便捷的出海口。
华北连接中原、华南地区的交通枢纽,以医药、纺织业为主导产业的现代制造业基地,华北南部的商贸物流中心和区域经济中心。
衡水市
京津冀区域交通物流枢纽、绿色农产品供应基地、京津生态屏障保护基地、京津技术成果转化基地、京津教育医疗、休闲养生功能基地。
全国著名的滨海旅游、休闲、度假胜地,国家级能源输出港和北方地区重要的出海口岸,京津冀滨海临港产业带北端节点城市,京津冀城市群生态屏障的组成部分和未来高新技术和高档居住扩散地之一。
世界闻名的以中国皇家园林为特色的旅游休闲城市,京津冀区域水源涵养地,京津冀绿色生态农业和清洁能源基地。
京津冀城市群连续东北、西北区域的交通枢纽,京津冀城市群的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京津冀绿色生态农业和清洁能源基地。
我国北方对外开放的门户、高水平的现代制造业和研发转化基地、北方国际航运中国和国际物流中心,宜居生态型城区。
依托京津冀,服务冀中南、晋中南、鲁北、豫北,面向朔黄铁路沿线及陕西、内蒙等部分地区的最便捷出海口;石油化工、装备制造业研发转化基地;以港口物流为基础,城市配送物流为支撑的区城性航运中心;河北及“两环”地区新的经济增长极和隆起带。
面向区域的综合性服务新城,北京市参与环渤海区域合作发展的重要基地,服务设施完美,文化产业发达,承接商务、会展、行政及城区人口功能的现代化新城区和综合服务中心。
连接国际国内枢纽空港,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临空产业中心和现代化制造业基地。
唐山港新城
北方的大型能源原材料进口港口,北方重化工业基地和临港新城。[1] 

京津冀城市群发展思路

编辑
构建“京廊津塘”高科技产业带
借鉴美国硅谷的经验,距离北京60公里的廊坊可以为北京高科技产业研发中心的发展提供大有作为的空间。京津冀区域经济合作的大手笔便是构建“京廊津塘”高科技产业带,即将亦庄—廊坊—武清塘沽一线建成高科技产业发展重点。在“十五”时期末,廊坊已形成了农畜产品及加工、汽车摩托车配件、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金属制品、会展旅游等重点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得到快速发展,电子信息500亿元以上的大项目就有华为等十多家;“十一五”期间,廊坊要谋划亿元以上的项目达120个,这些企业将被重点扶持,使得“京津廊塘”高科技产业带的前景一片光明。在产业布局空间方面,从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至塘沽滨海新区这一条线位于北京东南方向,有高速公路直达天津港,产业基础已初具规模,是发展高科技产业的最佳首选地带。北京的支柱产业布局正朝东南和东部方向发展,沿着京津和京唐的连线发育产业带。与廊坊、燕郊及香河开发区在空间上逐步接近、渗透、融合,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趋势,形成高科技产业和现代制造业的北方聚集带。通过吸收华北和其他地区电子、化工、机械等类科研院所、工科院校进入,可以将廊坊建设成全国重要的科技教育基地与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建设京廊津塘高科技产业带是京津冀经济合作的重点之一。
京津“单边”竞争应转向“双核互动”
长期以来,京津两市从自身城市的利益、基础以及发展阶段出发,都曾提出过比较明确的功能及发展定位。但其功能及发展定位,从我国环渤海及北方地区视角来说,并未形成公认和共识的结论。北京与天津以及其他城市之间是畸形竞争,产业结构雷同性大于互补性,产业集群度低,缺乏合理的分工与协作。在过去的发展中,北京一方面强调作为首都政治和文化中心的城市定位,另一方面一直强调大力发展重工业,从未放弃“经济中心”。因此,多年来,北京能否放弃经济中心,天津能否重新成为北方经济中心,京津两市能否由“单边”发展转向“双核互动”是区域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北京牵头建“联合区委会”
尽快牵头组建区域协调机构,成立首都圈地区(京津冀区域)合作委员会,并赋予其实权地位,整合包括财政、科技、人才、信息、自然资源等区域资源。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陈孟平提议,组建的京津冀区域协调机构,其地位将界于中央政府与京、津、冀省级政府之间,它将拥有实际的权力,能够真正立足于京津冀区域的发展,作好京津冀三方财政分配,以及基础设施、服务设施的协调工作。河北省省长郭庚茂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了类似的意见。他表示,希望国家成立一个城市协调的机构,建立协调机制。不过,他认为,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受到了体制上的约束。[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地名 国家